18歲女孩不安的坐在那兒,她期望第一次做這種事能遇到一個年輕的帥哥, 但在屋里的卻是一個50多歲的老男人。
  
  她聽到身后輕輕的關門聲,然后那老男人的腳步聲就慢慢向她逼近。
  
  隔壁傳來一個女人斷續的呻吟聲,在這種地方,經過走廊時,隨便哪個房內都會不時傳出男人或女人們發出的這種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呻吟。
  
  老男人走到女孩對面,輕輕托起她的下巴仔細端詳著,她不喜歡他看她的那種眼神。
  
  女孩想起宿舍室友的話,“沒什么的,我很小就做過的”,“會出點血,但不是很疼”,……。
  
  老男人扶著女孩的肩膀,慢慢把她向后仰下去。她知道后悔已經晚了,現在這個時候,一切只好順從他,聽他的擺布了。
  
  “張開一點”,老男人的語氣似乎很溫柔,但還是能明顯地聽出命令的感覺。
  
  女孩照做了。老男人試了一下,覺得這個姿勢還不是很舒服,“再張開大點,這樣不容易進去?!?
  
  女孩又照做了,她覺得自己現在的姿勢肯定很不雅,甚至自己都覺得有些惡心。
  
  老男人掏出他那大大的、長長的家伙,在她面前炫耀似的擺弄了幾下。女孩知道下面將要發生什么了,她把頭向后一仰,無奈地閉上了眼。那一刻終于來了,女孩感覺到一個硬硬的東西伸了進來,她本能地想躲,但被那老男人按住了。
  
  疼痛!女孩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發出了“啊~”的一聲。老男人的動作停了一下,“如果很疼的話,說出來,我可以輕點?!?
  
  女孩沒作聲,她只想這一切早點結束。出血了。老男人似乎早有準備,拿起旁邊的一塊白巾仔細地把血擦掉。
  
  他那硬硬的長長的家伙就那么不斷的在她那里進進出出,東撞西撞的。每次碰到最里面, 她都幾乎疼得抖起來。
  
  女孩口中發出含混的聲音,“啊~恩~哦~”,臉上的表情扭曲了。
  
  老男人很仔細地動著,那樣子就象是在研究什么似的。
  
  不知為什么,逐漸地,疼痛已經不明顯了,一種麻麻的,癢癢的感覺。
  
  女孩配合著老男人的動作,里面越來越濕,竟然流了出來。她知道這是正常的反應,但仍然覺得很難為情。老男人把流出來的擦了擦,仍然是那種很仔細的樣子。
  
  女孩覺得也許老男人比年輕帥哥會好些,至少很溫柔,不會那么粗暴。她有點覺得慶幸。
  
  老男人突然在深處猛地用了一下力,女孩“啊~”了一聲,脊背后仰。
  
  由于用力,她身體又抖起來。她感到最里面一陣陣的發涼。
  
  終于結束了。
  
  老男人把他那大大的、長長的、硬硬的家伙慢慢從里面拿出來,然后很隨便地把前端那乳白色的東西丟在旁邊一個托盤里,長舒了口氣。
  
  女孩也逐漸清醒過來,她坐起身,很無力地端起身邊的那杯水漱漱口。
  
  旁邊的托盤里,靜靜地躺著那顆剛拔出來的爛牙?嘴里最里面的那顆后槽牙。
  
  那個大大的、長長的牙鉗就擺在旁邊,前端還帶著血絲。那個老男人,不,該說是老牙醫 ,把一個棉球塞進她嘴里,堵在傷口上,仍然很溫柔地說:“兩小時后再吐出來,記著別用冷水漱口,避免感染?!?/p>

4482 討厭